雲盼天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86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灰(下)

 我不知道如何度過今夜

所有的燈 早已經全都熄滅

 

半年後


寧靜的病房,一整片的雪白。


抱著花束的馨妜走進病房中,望著坐在病床邊的筱竹,也望著躺在病床上的明達。無奈的笑笑,她把花束插進了一旁的花瓶,筱竹已經趴在床邊睡著了,明達也是。替他們兩個拉好被子,坐在另一邊的椅子上,她回想起這半年來的種種……

 

當她藉由曾經結伴旅行的朋友得到關於明達的消息時,是猶豫過不要告訴筱竹的,因為太殘忍了。明達遲遲未歸的原因是因為他生了病,不是吃了藥就會好的病,是生命會一天天消逝的狼斑性紅瘡,即使有吃藥控制但這幾年來明達似乎已經放棄了生命,吃了藥也沒用,一塊塊的紅斑慢慢佈滿他的身體,最後在這半年他住進了病房,才有了明確的行蹤。

 
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她痛哭,筱竹的身體已經漸漸好了,這個消息到底該不該跟她說呢?要跟她說:「你的身體好了可以延續生命,但你的男朋友卻因為重病即將死在異鄉嗎?」


但她還是說了,為了那兩個人好。


而筱竹聽到這個消息後,沒有哭沒有鬧,只是認真的打包起行李,問她在做什麼?筱竹笑著回答她:「當然是過去陪他呀,我不能放他一個人在那。」說完後,眼睛裡卻滾出淚珠,兩個女孩相擁而泣。


於是,兩個人一起整理好行李,買了機票飛到維也納,找到他、在這雪白的病房裡。


「明達馨妜?」先是喃喃的喚著睡著的男友的名字,再來就看到另一邊的女友馨妜,她一臉的悲傷令自己感到愧疚。


「先吃點東西吧,那傢伙睡的真熟。」拿出自己剛剛去外面買回來的漢堡遞給筱竹,自己另外拿出麵包,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吃。


「馨妜對不起……


砰!

「笨蛋!道什麼歉呀!」手中握著剛剛拿來當凶器的寶特瓶,馨妜一臉不爽的瞪著筱竹。


「可是……


「你該說的不是對不起,說錯我就再打一次!」


……謝謝。」愣了一下,她才懂了馨妜的意思,也更感謝這位一直陪在她身旁支持她的朋友。


「這樣才乖。」摸摸筱竹的頭,替她揉了揉被打中的部分。


躺在床上的明達也被那聲巨響吵醒了,他不說話只是感動的看著這兩個女孩,她們都長大了,而自己呢?


「明達,你醒了!」


「呿,見色忘友。」


「馨妜你在說什麼啦!」


「我睡多久了?」


打鬧著的女孩們突然沉默下來,筱竹一臉的擔憂,訥訥的說:「有兩天了……


「你睡了整整兩天,不過這是正常的畢竟你做了很多檢查,難免會累嘛!」


「說實話吧,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。」


……」筱竹不語,只是偏過了頭。


「馨妜,我還沒跟你道謝呢。謝謝你陪筱竹過來找我。」


「嗯。我跟你說吧,醫生說你剩不到一個月了。」


馨妜,謝謝你。」


「那我先離開一下,有事手機call我。」看一下仍不說話的筱竹,馨妜決定把空間留給他們兩
人。


關門聲響起,馨妜已經出去了,剩下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兩人。


「筱竹,別哭了。」用手臂撐起上半身,他扯了扯少女的袖子並拿了衛生紙給她。


「抱歉,我無法為你擦去眼淚,更無法陪你繼續走下去。」


「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嗎?」帶著哽咽聲,筱竹回過頭來,手掌覆上明達的。


「不行,筱竹你知道我最慶幸的是什麼嗎?」


……


「在這世上,我最親近的人是你還有我的父母,然而我的父母早早就走了,而我只剩下你。我懂
我的離去會讓你傷心難過,可是還有人陪著你,你的身邊還有朋友、家人。假如今天是你躺在病床上,我會毫不猶豫的走上陪你的那條路,因為我只有你了。但你還有馨妜她們,就算沒有我你也能過得很好。」


「明達我不喜歡這種說法。」


「我知道你不喜歡,不過這是我心中的真實。我好高興今天是我躺在這,是我自己接受這個苦難
而不是我心愛的人。我每天都跟上帝祈求,希望我死後我的生命能分給你,這樣你可以代替我看著明天的陽光、活下去。」


「我……


「我唱一首歌給你聽,你要記好這首歌喔!」低低的嗓音慢慢的哼了起來,這個曲調筱竹很熟悉,因為她曾拿那首歌來寫過一篇文章,那首歌是「陪我看日出」……

 

哭過的眼看歲月更清楚 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
又回到我離開家的下午 你送著我滿天燕子都在飛舞

雨下了走好路 這句話我記住
風再大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就有路
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穿過了霧 

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

雖然一個人 我並不孤獨 在心中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

(節錄自蔡淳佳的陪我看日出)

 

那首歌之後,就在隔夜清晨,明達他便走了。


那天的天空灰灰的,直到我離開維也納的那天才放晴。


馨妜陪我回到了台灣,我沒忘記他給我的遺言。是那首歌告訴我,即使天再灰,他永遠都陪在我
身邊等待日出,在心中陪我看每一個日出。

 

【完】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