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盼天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86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錯;失

 
記憶裡的DoReMi,唯一男女平分秋色的音樂課,總是爭著誰的歌唱得好或是誰的笛子吹得對。上課聊天傳紙條就好像往日回憶,還能看著紙條折成特別形狀,上面用鉛筆歪斜的寫著誰的小名,傳遞的青澀文字夾雜了喜歡與戲謔。

 
但你從來不玩這招,總是直來直往,或是幼稚的不在別人面前跟女生說話。我們能夠說話聊天,總是在身旁沒有其他同學的時候,你才肯開開金口跟我聊天。或是拍我的肩叫我聽你吹直笛,吹著你唯一不會吹錯的DoReMi,然後笑著跟我說這是你媽媽教你的,很喜歡的曲子。
 

我想我最想念的還是每個午後,從午覺睡醒後你會叫我等等,等你吹完笛子或是我看完手上的書,一邊奔跑一邊猜拳,決定好接下來的球局我們必定是敵對的,可以在球場上看著你丟我躲,互相笑罵對方是死仇是永遠的勁敵,但那顆球從來沒從你手中招架到我身上過。
 

我們的身高相仿,至今仍是如此。
 

我們從認識的第一年起就常坐在隔壁,不刻意爭奪那個界線,但總是故意越線開打,連睡個午覺都可以用手肘互抵互撞,吵得管理秩序的班長只想叫我們倆去罰站,然後才呼嚕呼嚕的累到睡著。
 

有幾次我們分開坐,其實我都沒有太大的感觸,只是不能一塊當值日生,不能藉由坐在隔壁的結界仇恨開打。但直到小五的某次換座位,高挑的朋友笑著說不知道跟你坐隔壁是何種光景,直到換座位發現沒能再坐一起的那個中午,我埋在自己的臂彎哭泣,不曉得哭什麼,但難過的哭得更難受。
 

那次換座位,也把我們的距離拉遠了。
 

國小的孩子,總以為笑著別人感情好羞羞臉,是一種祝福的表現。但其實這是一種童稚的傷害,流言蜚語間夾雜了不適齡的成熟,男孩子比女孩子晚熟卻說著些淫穢的話語,不知道這樣的話對女孩子而言是多深的、傷。
 

然而,這樣的話我在我們漸行漸遠後越聽越多……我總是不懂,明明我們被別人煩到根本沒辦法好好說話了,為什麼還有那些流言在亂傳?沒讀過書的男孩子只會說些他們不知道從哪學來的髒字,讀過書的女孩子被老師叫起來問話,問得尷尬、問得羞恥,最後又被認定孺子不可教也,也許成績高低定勝天吧!

 
我們能說的話越來越少,擁有的共同時光還不如被圍著說些廢話的多。
 

某日的下午,上體育課前難得只剩我們兩個在教室裡,互看著不說話但也捨不得離開沒人的教室,直到你開口說:「走吧,去打球!」我們才像大夢初醒般恢復以往的樣子,在樓梯間奔跑著猜拳卻又捨不得跑快,步向操場前彼此深深看了一眼,因為進入球場後我們又恢復現在靜漠的關係了。


 
那天之後,我們用眼神對話,但我從不確定你是否有看懂我說什麼。
 

我可以跟任何一個男生說話吵架玩翻天,但就是不能跟你。
你可以跟任何一個女生說話互罵打起來,但就偏不會是我。
這是我們當時,不是交往的交往方式,刻意迴避對方的一種保護。
如果我笑著說,這是不是另一種戀愛方式?你是否會給我一個肯定的眼神,告訴我:這便是我們的初戀?
 


但是,現在什麼都別跟我說了。
因為你真心祝福我與海洋相戀,希望我過得快樂。
 


等到哪一天,你終於找到你心中的那朵花時,
我會笑得比你還要開心的祝福你。
然後結束這個一直像水晶一樣透徹的白日夢。
 



屬於夏日季節的,白日夢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